扬辉企业管理为您提供全方位的公司服务!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司行业新闻 > 上海公司注册新闻

浑水创始人在上海注册公司 行踪神秘收死亡威胁

http://www.rox.com.cn 时间:2012-06-04 10:34:57来源:上海注册公司网 作者:扬辉企业 点击:

数月前,律师朱春明在走出工商局门口时略作迟疑,转身又折了回去。他突发奇想--要不要查一查“浑水研究机构”(Muddy Waters Research)的中国工商资料?

浑水已因几场战役在华尔街威名大振,它是近两年潜入中国市场的一条鲨鱼。此前,专注中国概念股研究的浑水报告导致在加拿大上市的“嘉汉林业”市值缩水30亿美元,另两只中国概念股“绿诺国际”和“中国高速频道”不得不从美国证券交易所退市。新鲜的是:浑水成立刚一年之久,不仅中国市场对其来路陌生,美国也正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它感兴趣。7月《经济学人》以《红旗崛起——浑水背后的男人,中国上市公司的一个灾难》为题,对浑水创始人和其商业模式进行了大讨论,结论是:神秘兮兮。

好奇心让朱春明顺藤摸瓜。

当日,他很快找到了浑水机构创始人Carson Block在中国的私人公司,并一路狂奔到其公司注册所在地。“对的,Carson的公司就在这里!”经过一番热烈攀谈,上海闸北区某小型经济园区的物业得意洋洋地告诉朱:“Carson非常较真,和我们物业也有纠纷。”

浑水的上海中转站

据记者在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网络查询的公开资料:浑水机构创始人Carson Block在中国的私人公司名为——仓宝阁仓储(上海)有限公司

35岁的Carson对美国市场回应:“我不是忍者刺客,专门以殴打公司为乐。”不过,其行踪的确神秘兮兮,部分原因是他“已收到死亡威胁”。

通常,Carson只在香港与美国之间穿梭,但从不透露具体位置。另外神秘之中的神秘,是该机构的商业模式。据《经济学人》文述,浑水研究除Carson之外没有一个全职雇员,Carson大量地雇佣承包商进行传统或非传统的调查,然后向对冲基金销售研究报告。

考虑到Carson是《在中国经商,无师自通》的原创作者之一,其本人也曾长期在上海从事有关海外企业的教学项目。什么是Carson可能的中国信息中转站?

朱春明当日发现,可能是线索之一。

据记者在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网络查询的公开资料:浑水机构创始人Carson Block在中国的私人公司名为--仓宝阁仓储(上海)有限公司;公司类型:外商独资;成立时间:2008年10月14日; 注册资本:100万港币;股东发起人:香港Love Box Storage Limited;公司经营范围:普通货物的仓储及物流等相关配套服务;而公司法人代表则是Carson Cutler Block。

而仓宝阁虽为仓储公司,但其于今年10月底在互联网络发布的大量招聘信息为:LCD广告客服高级经理、LCD广告销售总监、LCD广告楼宇巡视专员、LCD广告媒介调度、楼宇巡视专员等,与分众传媒业务及调研分众报告出炉的时间基本相符。

当日朱春明也不是吃饱了没事干。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与浑水既是同行,又互为潜在客户——就在意外追踪浑水的数月后,朱春明的老板曾成华接下了美国某对冲基金的一个大单:针对浑水在中国的第六次出手做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这些尽职调查内容包括:浑水有关分众传媒的一系列报告质疑是否属实;江南春针对浑水报告的回应是否合理。

十天前,分众遭遇浑水狙击,一份80页的做空报告,让分众股价一夜跌去39%,15亿美元随之蒸发;而曾成华的这份新生意——上述美某对冲基金,有可能借此机会“做多”分众。11月底,就在浑水与分众的猎杀与反猎杀正激烈酣战之际,曾成华也和他的公司成员们忙得焦头烂额。这是一场有关“监督”与“反监督”的大战,而“监督”与“反监督”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利益。

时代的产物

根扎于本土市场的“曾成华们”是“类浑水们”隐秘商业模式中的重要一环。

“时代的产物。”曾成华对此见怪不怪,并对浑水研究在去年的迅速崛起,用一句话高度概括了其历史意义。换言之:在中国市场,围绕负责上市成交的“公司-风险投资-投行”的主链条外,有一条附带产业链仍然被忽略,那就是:风险投资和投行都有大量分析机构。而近两年,这些分析智囊团在以“外包”的方式迅速壮大。

做多或做空动作,在美国资本市场是常态。通常,在做空过程中,做空者通过市场上已有的做空机制买空某股票,然后发布负面报告使股价下跌从中获利,接着,可能与律师事务所或者投资机构合作,通过集体诉讼获取高额赔偿。在美国,基于很多数据都有第三方公开渠道可以查询,美国早有如KROLL等金融服务公司和顶级的律师事务所从事相关调研业务,商业调查在美国也已经是一个成熟市场。“但中国是个例外,鞭长莫及,又十分神秘。”曾指出。

首先,中国在个人信用、企业信用包括政府等领域仍然缺乏整套体系。其次,近几年,大量VCPE进入中国市场淘金,为了上市,在一级市场,所有相关金融环节都在一条利益线上,但出现二级市场后,有些基金与调研机构开始完全利用游戏规则进行反向操作,揭露其早已经知晓的问题或进一步调研揭露问题进行谋利,这是变量。

“2007-2008年以前,美操盘手包括对冲基金等机构更多是做多中国概念股,而当中国概念股很火后,唱多反而获利少,做空行为开始增多。”曾成华认为。

曾的生意,也正是随这波时代浪潮应运而生——在上述两个条件下,就造就了通过灰色、边缘地带(非传统方式)进行商业调查的系列产业链崛起。事实上,根扎于本土市场的“曾成华们”是“类浑水们”隐秘商业模式中的重要一环——两个群体既是同行,又互为潜在客户,他们可能是独立调研公司,也可能叫风险控制公司。除了“赚大钱”以外,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神秘。

“我们公司注册在开曼群岛,找不到任何工商资料。另外,我们的所有交易合同,并不会与直接客户签署。”曾成华说。

这是金矿,又是蓝海

因围绕中国公司的交易、并购快速膨胀,而又存在大量的信息不对称,专业调研和分析信息人士的需求就被大量激增

虽然成立仅两年,曾成华的公司年利润在千万人民币以上。“这是金矿,也是蓝海。”一位律师事务所人士如此形容这个在中国新崛起的生意。

“因围绕中国公司的交易、并购快速膨胀,而又存在大量的信息不对称,专业调研和分析信息人士的需求就被大量激增。”该人士称,但所有信息的分析关键是围绕内幕人的交易:“这些内幕信息可通过各个环节的渗透、互补和论证反复检验,同时对冲基金也有相关决策团队,不会单独靠某个调查公司的调查结果作为行为导向,所有单独的调查信息只起参考作用,这是盲人摸象的一个组合过程。”

身在北京的会计人员陈伟鸿也是参与到这波新浪潮的一员,他是本土私人调查公司的一名非全职员工。据陈伟鸿透露,其非全职雇佣公司的一项单子曾迫使某传统行业上市公司股价下挫了二分之一之多。

该调查公司获得尽职调查任务包括:第一,基于财报数据进行分析,为何该公司某季度业绩增长特别快;第二,公司基本面情况,包括有多少工厂、工厂开工率和物流量等。第三,该公司厂房获得情况,是否有内部交易。

在接到任务后,陈私人调查公司的老板迅速将这份尽职调查分割为数十个细分问题,然后,圈定非全职聘用的人员进行调研,雇佣人员再在全国范围内圈定调研网点。这些调研内容包括派人去厂房蹲点、计算每天厂房的进出车流量、汽车大小、装货量等。调查结果:该公司的大部分利润都来自扩增厂房的政府补贴,而非实际商业利润。

一个月时间,这家私人调研公司净赚100万人民币。但是,也并非所有本土调查公司对美操盘手来者不拒。据陈伟鸿透露,他们曾坚决拒绝了一家美国对冲基金客户的邀约,原因是该客户存在“历史污点”,这些历史污点包括:不尊重和保密调查公司的信息来源,如当对冲基金收集到信息、内部形成两股意见时,要求信息源对质。

美国市场的一种声音认为,做空机制的存在能使市场监管更有效,因为这意味:在美上市的公司除面对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例行监管外,市场上无数做空机构还会通过发现上市公司财报中的漏洞和会计欺诈手段而提起诉讼,获取赔偿。统计数据显示,美国在1995年至2002年间做空者发现的恶意会计手法比证券交易委员会发现的总和还要多,包括最早质疑安然公司财务欺诈的人物,就是一位对冲基金经理。

“一个有关金融服务的新兴行业正在中国崛起。”曾成华说,但所有受访对象不愿透露其庞大而无形的调研团队组织形态,这是一个复杂的“供应链管理”。曾成华称,他们的主要人才库包括:专业会计师事务所、专业律师事务所、专业商务咨询公司以及媒体从业人员,而专业律师事务所和信息源充分并具备调查能力的媒体从业人员又在其中起到扛大梁的作用。

此外,香港相关调研公司也在积极寻觅中国本土人才。通常,通过LinkedIn 或者猎头搜索目标是他们寻觅人才库的一个重要渠道。一个月前,香港某投资咨询公司已经按照目标客户广撒网络:“感谢你的LinkedIn链接,我们正在寻找提供公司声誉尽职调查的自由职业者和分包商,帮助我们了解指定公司的好坏情况。我们的客户提供源源不断的工作,我们已经有相应记者,但工作负荷高,因此我们希望扩大我们的网络。”

------分隔线----------------------------